记不清是哪天,我一边陪着喆同学玩乐高,一边回信息。
喆同学问:“妈妈,我这个楼漂亮不漂亮?”
我头也不抬:“嗯,漂亮。”
“妈妈,你看我摆了一个U。”
我象征性看看:“真棒!”
……
好久,喆同学没叫我,我也没管他——摔不着、磕不着、碰不着就可以了。
大概过了20分钟,喆同学玩够了,走到我跟前说:“不玩了。”
“好,你先去拿水杯喝点水。”我扫了他一眼,继续回信息。
喆同学突然双手捧起来我的脸,声音高了八度:“妈妈!你为什么不看我!”
我回过神,看着他清亮的眸子,先是微微尴尬,接着深深内疚,最后是歉意的微笑:“对不起,妈妈以后回家不看手机了,专心陪你玩好不好?”
喆同学马上原谅了我,变得阳光灿烂。
第二天,我去办了张新手机卡,只存家人、挚友的电话,旧手机卡存工作关系、一般熟人的手机号;新卡上的微信,也不再接受陌生人申请,而旧卡的朋友圈,也仅仅成为工作分享以及了解外界的存在。
晚上8点下班回家,我就把工作手机静音,只在睡前或娃爸陪伴时看一下有没有重要信息;同时把家人专用手机的声音开到最大,以防他们有什么急事找我。
每晚8点到10:30前后,成为亲子时间。我随时观察喆同学的一举一动:他不需要我时,我在他旁边安静着;他需要我时,我第一时间回应,讲话时也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过了几天,我发现了一个神奇变化:早上我去上班,喆同学不再纠缠着不让走,而是很大方地说“再见”——安全感、信任感的建立,让他愿意付出将近10小时的时间期待我们的亲子时光。
小编推荐:
新生儿健康应具备的10个标准

相关信息:催乳师培训  催乳师培训学校
更多
  • Copyright  2015中国催乳网All rights reserved 徐州雷氏普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  • 电话:400-6866-399   本公司常年法律顾问: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 刘玉荣律师
  • 苏ICP备11083995号 技术支持:雷氏企业网络部